<kbd id="45rj33dv"></kbd><address id="45rj33dv"><style id="45rj33dv"></style></address><button id="45rj33dv"></button>

              <kbd id="zypatmoa"></kbd><address id="zypatmoa"><style id="zypatmoa"></style></address><button id="zypatmoa"></button>

                      <kbd id="2f7qjfj0"></kbd><address id="2f7qjfj0"><style id="2f7qjfj0"></style></address><button id="2f7qjfj0"></button>

                              <kbd id="rl8ncurk"></kbd><address id="rl8ncurk"><style id="rl8ncurk"></style></address><button id="rl8ncurk"></button>

                                      <kbd id="3dbo6wah"></kbd><address id="3dbo6wah"><style id="3dbo6wah"></style></address><button id="3dbo6wah"></button>

                                              <kbd id="b5hcpgbd"></kbd><address id="b5hcpgbd"><style id="b5hcpgbd"></style></address><button id="b5hcpgbd"></button>

                                                      <kbd id="sn3ziodv"></kbd><address id="sn3ziodv"><style id="sn3ziodv"></style></address><button id="sn3ziodv"></button>

                                                              <kbd id="qujsevna"></kbd><address id="qujsevna"><style id="qujsevna"></style></address><button id="qujsevna"></button>

                                                                      <kbd id="n001aglk"></kbd><address id="n001aglk"><style id="n001aglk"></style></address><button id="n001aglk"></button>

                                                                              <kbd id="66ke6shk"></kbd><address id="66ke6shk"><style id="66ke6shk"></style></address><button id="66ke6shk"></button>

                                                                                  UC彩票

                                                                                  2018兩會筆談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專題報道» 兩會筆談» 2018兩會筆談
                                                                                  【“兩會”筆談】王大樹:提高起徵點與個稅改革

                                                                                  2018-03-27  

                                                                                  王大樹

                                                                                  UC彩票教授

                                                                                  dwang@pku.edu.cn


                                                                                  2018年“兩會”期間,個人所得稅起徵點又一次成了熱門話題。有的代表建議將起徵點提高到5000元,有的主張提到10000元 。我認爲 ,提高起徵點是個死衚衕  ,個人所得稅改革不能沿着這條老路一直走下去。

                                                                                  首先要明確兩個概念 。起徵點與免徵額是同稅收減免有關的兩個概念,都是對納稅人的稅收優惠,在實際操作中二者也經常被混用,但其實並不是一碼事  。顧名思義,起徵點是對課稅對象徵稅的起點,即開始徵稅的最低數額界限 。規定起徵點是爲了免除低收入者的稅收負擔 。起徵點的特點是:課稅對象未達到起徵點時不徵稅;當達到此點時,對課稅對象全額徵稅。

                                                                                  與此相反 ,免徵額是在課稅對象中確定的免於徵稅的數量  ,即在確定計稅依據時允許從全部收入中免於徵稅的限額。規定免徵額是爲了照顧納稅人的最低生活需要 。免徵額的特點是:課稅對象低於免徵額時不徵稅  ;當課稅對象高於此數額時,則從總額中減去免徵額以後 ,僅對餘額部分徵稅。

                                                                                  現行3500元的起徵點實際上是免徵額,或者更準確一點,應該叫做基本減除費用標準。但是 ,起徵點這個概念在老百姓口中已經發生了嬗變,幾乎可以與免徵額互換 。也就是在這個意義上,本文也沿用起徵點這一說法  ,當然實際上指的還是免徵額 。

                                                                                  1980年 ,起徵點全國統一確定爲800元 。在這以後的20幾年內,起徵點一直固定不變。新世紀以來 ,考慮到物價和收入水平發生了巨大變化,一些地方紛紛自行提高,各地起徵點變得五花八門。例如 ,2003年 ,上海提徵點到1100元;北京、南京和大連分別提到1200元;廣州和珠海提到1260元和1400元 ;深圳的起徵點在全國獨佔鰲頭 ,高達1700元 。其實 ,從稅法的角度講,這些地方已經“違法”了 ,因爲稅法規定提高起徵點的權利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 ,地方政府無權自行調整。

                                                                                  2006年,人大常委會決定將各地執行的起徵點調整爲全國統一的1600元 ;2008年起徵點提高到2000元  ;2011年又進一步提到3500元。

                                                                                  30多年來,除了提高起徵點以外 ,個稅改革幾乎沒有其它動作,也就是說 ,稅改走上了提起徵點這座“獨木橋”,納稅人對稅改的期待也主要體現在對提起徵點的期盼上。起徵點越來越高 ,走下去路越來越窄,是個死衚衕,這樣的路徑依賴帶來一些問題:

                                                                                  第一,起徵點的確定缺乏科學依據 。以2011年那次爲例,據說國務院原來的意見3000元 ,人大常委會表示很難保證高票通過 ,後來改爲3500元。這3500的計算依據是什麼?最低社會保障?最低工資 ?平均工資 ?誰也說不清楚。其實,設立基本免徵額的目的之一是爲了保障基本生活需要 ,包括勞動者的基本生活資料和教育培訓費用、家庭成員所需生活資料的費用等 。我國個稅實行收入減去免徵額作爲應稅所得額的制度 ,這種方法忽視了納稅人的贍養費用、子女撫養費用、教育費用、醫療費用等因素。在現實生活中 ,由於上述費用不同 ,納稅人生活的必要支出也就不同 。所以,起徵點的標準缺乏科學性 ,這樣的制度不科學 ,沒有考慮到納稅人的實際情況 。

                                                                                  第二,窮人從起徵點獲益不大 。例如,農民工回家過年時沒有工資 ,3500元的起徵點對他們一點好處也沒有 。再例如兩對夫妻。一對是雙職工 ,每人3500元 ,不繳稅 ,月家庭可支配收入7000元 ;另一對是單職工,一人工資7500,家庭可支配收入卻只有7255元,因爲要繳納個稅245元 。更荒唐的是實習費 。一個學生實習時得到3000元實習費,由於是勞務所得,不算工資和薪金所得 ,3500元的起徵點對他們一點用處也沒有 ,要按一次性勞務報酬收稅,稅款440元 。

                                                                                  其實 ,提高起徵點  ,表面上看是打工仔得實惠,實際上是高薪階層獲益更多。比如 ,月薪6000元的人稅負只減了100多元 ,而月薪5位數的高管稅負一下子就減掉好幾千元 。財政部的實證研究也認爲 ,大幅度提徵點受惠多的是高收入者 ,中低收入者並不能得到多大實惠  。

                                                                                  第三,擠壓稅改空間。現在起徵點名義上是3500元 ,考慮到“三險一金”免稅等因素,實際上月薪4000元以上纔有繳稅資格  ,換算以後,歲入50000元左右才繳稅。

                                                                                  從起徵點佔平均工資的比重來看 ,美國12% ,日本8% ,韓國4%,瑞典、波蘭、墨西哥都是3% ,盧森堡1.8%,中國卻高達74% 。目前在全國大多數城鎮,起徵點高於當地的平均工資。在現行起徵點的格局下 ,已經沒有考慮按家庭成員計算生計寬免和按工作消耗計算費用扣除等因素的稅改空間了。而且,福利具有剛性 ,只能上不能下,福利享受的時間越長剛性越強。如果把起徵點降低  ,納稅人肯定有意見。

                                                                                  2012年9月1日 ,在新個稅法實施一週年的時候,財政部測算,工薪收入者的納稅面由28%下降到7.7% ,繳納個稅的人數減少了6000萬人  ,由8400萬人減至約2400萬人。時任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在2015年“兩會”時透露 ,當時只有2800萬人繳納個稅 ,佔全國人口的2%  ,勞動人口的4%、工薪收入者的7% 。個稅已經成了小衆稅 ,印度納稅人的比例都比我們高。

                                                                                  起徵點越來越高 ,繳納個稅的人越來越少。如果起徵點再提高下去,在中國繳納個稅就可能只是高收入者的“特權”了,這不利於納稅人意識、公民意識、主人翁意識的培養與提升。中國稅負很重  ,但納稅人的“稅感”卻不強,這是因爲我國是以間接稅爲主的國家, 間接稅一直在稅收總額的70%以上。而且主體稅種——增值稅又是價內稅 ,消費者往往沒有意識到在購買商品和勞務的時候就繳了稅 。與此相反,個稅是直接稅,工資單上清楚地列明繳稅若干  ,“稅感”很強  ,納稅人能感覺到是自己繳稅養活了政府。實際上 ,在西方發達國家裏 ,所得稅(特別是個稅)是主體稅種 ,一般在稅收中都佔有很大的比重。在西方 ,納稅人和公民可以說是同義詞 。例如 ,美國總勞動年齡人口90%的人都要申報個人所得稅,總數量超過1億份 ,幾乎是人人繳稅 ,個個都有監督政府如何花納稅人稅款的主人翁意識 。

                                                                                  所以,我們認爲,如果稅改焦點只放起徵點上 ,會使完善個稅的整體思路被忽略。個稅改革不應該總是沿着提高起徵點這座“獨木橋”一直走下去 ,而應當另闢蹊徑 ,把起徵點的空間用於按年計稅、按家庭徵稅的稅制設計 ,對個稅進行大刀闊斧的制度改革 。




                                                                                  附:作者簡介:

                                                                                  王大樹 ,UC彩票教授 ,博士生導師,澳大利亞La Trobe大學經濟學博士。主要研究方向爲財政學、東西方文化和經濟行爲、經濟形勢分析、企業競爭等 。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