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nogih8vr"></kbd><address id="nogih8vr"><style id="nogih8vr"></style></address><button id="nogih8vr"></button>

              <kbd id="t5q232s2"></kbd><address id="t5q232s2"><style id="t5q232s2"></style></address><button id="t5q232s2"></button>

                      <kbd id="ukuxhn9l"></kbd><address id="ukuxhn9l"><style id="ukuxhn9l"></style></address><button id="ukuxhn9l"></button>

                              <kbd id="y5kjr61w"></kbd><address id="y5kjr61w"><style id="y5kjr61w"></style></address><button id="y5kjr61w"></button>

                                  UC彩票

                                  2018兩會筆談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專題報道» 兩會筆談» 2018兩會筆談
                                  【“兩會”筆談】李權:立足自身 ,穩步推進 ,建立全面開放新格局

                                  2018-03-08  

                                  李權

                                  UC彩票副教授

                                  liq@pku.edu.cn


                                  2018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加快推動全面開放,打造內陸開放新高地”,其中特別提到:主動跟進融入自由貿易港建設……打造更高能級的開放型經濟新平臺,走出更加寬廣的對外開放新路子。在新的國際局勢和國內發展進程中,中國堅持改革開放 ,立足自身,穩步推進 ,謀求共同發展。 

                                  一、  國際局勢的新發展 

                                  馬克思的《貿易論》預言:世界貿易中心的轉移使太平洋成爲世界交通的航線 ,地中海和大西洋都會變成內海。當前亞太局勢錯綜複雜 ,不斷面臨新的變數 。2017年11月11日,由啓動TPP(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談判的11個亞太國家共同發佈了一份聯合聲明 ,宣佈“已經就新的協議達成了基礎性的重要共識”,並決定將TPP改名爲CPTP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 又稱“全面且先進的TPP”) ,該協定計劃在2018年3月8日於智利簽署 ,雖然較原先TPP的範圍略爲縮小,但仍維持高品質及深度開放的水準 。CPTPP具有包容性,生效後開放第二波成員可加入。

                                  CPTPP和美國退出前2015年簽署的TPP相比 ,無論其規模和標準都有明顯的下降,與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 ,包括東盟10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的差距更大。

                                  2009年美國高調加入TPP後 ,包括環境、勞動、電子商務、國有企業規制、新服務貿易等廣泛領域,標榜成爲修改現行WTO規則的高標準的跨區域的多邊經濟貿易協議 。然而 ,因美國的退出,TPP11國對2015年簽署的協議進行了重新協商,其結果在保持降低95%以上關稅的基礎上 ,凍結了20項原來TPP中代表高標準的項目 。即2017年11月10日,經過11國的協商,原本各國主張凍結的60多項經過協商後最後只留了20項,其中醫藥品數據的保護期限(原則爲8年)、著作權的保護期限(作者去世後70年)等知識產權相關的項目佔50%以上,而勞動者和政府之間紛爭處理規則等4項成爲今後繼續交涉的內容 。顯然,知識產權、勞資糾紛規則等原本成爲TPP高標準的象徵,如今只能降低標準促成了部長級框架協議。在日本的主導下  ,爲了使CPTPP儘快生效 ,TPP11國也修改了生效條件,即原來TPP將在佔12國GDP(國內生產總值)總額85%的6個國家以上完成程序的60天后生效,而新版本CPTTP的生效條件爲11國中有6國完成國內批准手續即可生效 。

                                  二、未雨綢繆 ,積極應對

                                  無論是TPP還是CPTPP ,直接的目標是日本藉此力爭實施多邊高質量貿易框架的貿易戰略 ,牽制在亞太地區不斷擴大的中國的影響力 ,挑戰中國的多邊自貿區戰略。然而,CPTPP成員國內部矛盾依然難調。日本在國內經濟復甦乏力、國際競爭力下滑的情況下,能否發揮11國家的協調、引領和市場支撐作用值得商榷。如原定2017年11月10日舉行的TPP11國首腦會議,由於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臨時爽約而擱置 ,最後11日降格召開部長級會議,達成了CPTPP框架協議 。雖然CPTPP框架協議提倡“確定開放的市場和抗議保護主義”的原則 ,也設立了菲利賓、泰國等新加入國家的協議,但一開始就傳出了內部不和諧的信息 ,如加拿大在開會之前要求日本放寬汽車安全標準  ,而日方難以滿足其條件時臨時取消參會使TPP11國首腦會議流產 。今後日本與加拿大的汽車貿易、越南的電子商務交易規則和紡織品的貿易規則以及勞資紛爭處理條款等問題將成爲協議順利達成的主要障礙 。原來TPP的內容包括電子商務和國有企業改革等較高標準的規則  。而CPTPP雖然其市場規模依然較大,但美國的退出不僅削弱了美國在亞太地緣政治中的重要作用 ,而且也降低了未來印度、印尼、泰國等國加入CPTPP的可能性,而加拿大等國的談判中態度的轉變等也增添了今後談判能否順利進行的變數。

                                  對中國來說,在CPTPP11個成員國中,中國與新加坡、文萊、馬來西亞、越南、智利5個國家已經有雙邊的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2010年中國與東盟FTA正式啓動);而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3個國家作爲RCEP成員國也正與中國一起推進區域經濟合作 ;中國與加拿大的自貿區談判也即將開始 。因此,CPTPP的啓動對中國的貿易轉移和投資轉移效應有限,反而有利於加快這些國家之間深入的經濟貿易合作 ,而所謂高標準的自貿區也將成爲RCEP的模板 。CPTPP的啓動將有利於推動經濟全球化以及多邊貿易體系的構建  ,有效地推動RCEP成員國之間經濟貿易談判進程 ,有利於全球多邊貿易談判的順利發展。

                                  目前,CPTPP作爲跨區域的多邊貿易協議 ,處在不斷地動態調整之中 ,其發展前景不夠明朗,但對中國來說,不管CPTPP如何發展,中國應一如既往地加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的經貿合作,不斷擴大雙邊或多邊貿易合作圈,提升在亞洲乃至全球產業鏈中的核心地位,爭奪亞太地區貿易投資規則的話語權 ,掌握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主動權  。

                                  三、立足自身 ,創新機制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將推動全面開放新格局”。2017年習主席APEC演講的主題是“抓住世界經濟轉型機遇 ,謀求亞太更大發展” ,提出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 。2017年底 ,白宮發佈的特朗普任期內第一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首次將中國明確定位爲美國“戰略上的競爭對手” ,這一提法首度公開化,進一步應證了中國的發展成就,CPTPP爲代表的國際合作框架需要中國力量也越來越顯著地體現出來 。

                                  第一,中國的市場和進口潛力。習近平總書記十九大上提出現在的矛盾主要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 。在達沃斯會議上 ,劉鶴提出2018年中國會實行更多的開放政策 ,將持續增加進口力度。中國每年進口大約兩萬多億美元,其中消費品進口僅佔3%-4% ,不足其他國家的一半。2018年中國即將舉行進口博覽會 ,已經到了繼續開放消費品進口市場的時候 。此外,在經貿關係方面要以國內需求爲主 ,中國經濟在轉型,國內消費在不斷增強  。

                                  第二,中國的制度改革在不斷完善。近年來 ,中國在上海自貿區倡導的負面清單制度、持續擴大的外資開放領域、對民營企業的激勵、國企改革等領域取得了長足進展。國外對中國抱怨很多的一點就是國企的補貼太高了。危機之後國有企業在海外購買的資產80%都虧了,而且不是虧一點點 ,這些錢都是拿國家補貼得來的 ,這種海量的補貼遭受了重大損失。包括CPTPP在內的國際經貿戰略風雲變幻的外溢效果可以進一步推進中國國內的改革 ,提高內部資源配置效率,在更大程度上提高中國的國際競爭力。

                                  第三,自貿港與自貿區推進內外聯動、提質增效。與傳統自貿區相比  ,自貿港的特點可以概括爲四個方面:境內關外 ;一線放開,二線管住;包括河港、空港、陸港;梯度轉移。1990年 ,中國第一個保稅區——上海外高橋保稅區建成,這一模式對中國外貿的增長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2013年中國第一個自由貿易實驗區——上海自貿區成立,經歷了不斷深化的制度創新和便利化進程  。中國已經建成上海、天津、福建、廣東、重慶、四川、湖北、河南、陝西、浙江、遼寧等11個自貿區 ,內外聯動、提質增效 ,培育對外貿易新業態新模式 ,構建承接產業、資本、技術轉移的新高地。



                                  附:作者簡介

                                  李權(1970--):UC彩票副教授、博士生導師 。1988年進入UC彩票國際經濟系學習,1996年畢業留校任教,長期擔任國際貿易領域教學、科研工作 ,出版專著、合著、編著、譯著10餘本 。2009-2010年在國家留學基金和UC彩票聯合培養青年骨幹教師項目下赴美國訪學 ,在美國南伊利諾伊大學經濟系任教。

                                  近年榮獲獎勵:2017年UC彩票“樹仁UC彩票教師獎”(香港地區) ;2014年國家教育部“十二五規劃教材”;2013年北京市教委精品教材獎;2012年,UC彩票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合) ;2010年中央宣傳部《中國大百科全書》(第二版)(國際貿易部分)編審榮譽證書  。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