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1pzcq1jz"></kbd><address id="1pzcq1jz"><style id="1pzcq1jz"></style></address><button id="1pzcq1jz"></button>

              <kbd id="tg5m71fe"></kbd><address id="tg5m71fe"><style id="tg5m71fe"></style></address><button id="tg5m71fe"></button>

                      <kbd id="s6xi8rqa"></kbd><address id="s6xi8rqa"><style id="s6xi8rqa"></style></address><button id="s6xi8rqa"></button>

                          UC彩票

                          2016兩會筆談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專題報道» 兩會筆談» 2016兩會筆談
                          李 波:在產業結構變遷過程中,實現勞動生產率的快速提升

                          2016-03-18  

                          (作者系UC彩票博士後)

                          “人口紅利”對中國近3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髮揮了重要的作用,勞動力持續的大量供給和農村剩餘勞動力的轉移有效地支撐了中國經濟的高增長。然而,中國實施的計劃生育政策導致生育率下降 ,造成人口結構發生顯著變化 。結合二元經濟結構轉型過程中“劉易斯拐點”的出現,維持經濟高速增長所依賴的“人口紅利”將逐步消失 ,勞動力成本也進入了上升的軌道,以往依靠勞動力成本優勢的經濟發展模式受到了嚴重的制約 ,經濟增長模式勢必要經歷從依靠低成本、高投入的勞動力密集型生產方式向依靠效率提升的經濟增長模式轉換 。在此背景下  ,作爲衡量一國經濟發展效率和潛在增長動力的核心指標,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已經成爲中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釋放經濟增長潛力的關鍵。

                          在2016年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十三五”期間,全員勞動生產率從人均8.7萬元提高到12萬元以上 ,年均增長約6.6% 。在中國經濟增長路徑轉換和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提出提高勞動生產率,符合我國現階段經濟發展的要求。經濟結構因素、制度因素和技術因素同時決定勞動生產率  。本文將從產業結構視角 ,分析我國勞動生產率增速的變化特徵,進而探討如何提升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 。

                          1. 經濟“新常態”背景下 ,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顯著放緩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一直高速增長 ,勞動生產率也有很大的提高,但自2010年以來 ,隨着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 ,勞動生產率增速也出現了顯著下滑。2010-2015年,國家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從10.24%下降到6.6% 。由於我國全員勞動生產率的變化是由產業間勞動力配置結構、產業增加對GDP貢獻和三大產業勞動生產率變化以及上述三種變化的相互作用而實現的,其增速的下滑原因也需要從這三個部分進行分析。

                          (1)第三產業的就業、產出份額不斷上升

                          勞動力要素在產業間的流動和各產業對GDP增長貢獻程度的差異會引起全員勞動生產率的變動 。2010年以來 ,產業間勞動力配置結構和產業增加值佔GDP的份額是不斷髮生變化,表現爲 ,第一產業就業份額顯著下降,第二產業就業份額略顯增加  ,第三產業就業份額不斷上升 。2010年,中國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部門的就業份額分別爲36.7%、28.7%和34.6% ,而到了2015年  ,上述份額變爲28.30%、29.30%和42.40% 。從產業增加值佔GDP份額的變化來看,2010-2015年間 ,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佔GDP份額分別從9.6%、46.2%和44.2%變爲9.0%、40.5%和50.5%  ,第三產業對GDP的貢獻顯著增加。

                          (2)三大產業勞動生產率低速主導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放緩

                          三大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速變化對全員勞動生產率的影響可稱爲“單純生產率效應”  ,它只考慮了在其他兩個因素不變的情況下,各產業勞動生產率對整體勞動生產率的“單純”影響 。從三大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速的比較來看,自2010年至今,三大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速的走勢出現分化。具體表現爲,第一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速出現逐年上升,從7.91%上漲至10.67%,增幅爲2.76個百分點;而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則呈現出明顯減緩的態勢,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從9.29%下降至7.64%,降幅爲1.65% ,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從7.07%下降至1.35%,降幅爲5.72個百分點。可見 ,就產業間的“單純生產效應”而言,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的顯著下降制約了全員勞動生產率的增長。

                          如果在“單純生產率效應”的基礎上 ,結合產業間勞動力配置結構和產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兩個因素 ,可以計算出三大產業勞動生產率對全員勞動生產率的貢獻 ,從而判斷引致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下降的主導因素 。根據計算,2010-2015年 ,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促使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從4.94個百分點下降至3.09個百分點 ,降幅爲1.85個百分點;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帶動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從5.23個百分點下降至2.29個百分點,降幅爲2.29個百分點;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拉動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從0.07個百分點上升至0.57個百分點 ,增幅爲0.5個百分點  。由此可見,在考慮到產業間勞動力配置結構和產業增加對GDP貢獻之後發現,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減速對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長的制約效應源自於勞動力在產業間配置結構的變化和產業結構的轉型 ,即第二產業的就業和GDP貢獻佔比的明顯下降拉低了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然而,由於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增速下降伴隨着第三產業的就業和GDP貢獻佔比的上升 ,第三產業的勞動生產率低速增長對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的遏制作用表現爲“單純生產率效應”。

                          2. 優化產業間勞動力資源配置 ,加快提升第三產業的勞動生產率

                          通過上述從產業勞動生產率視角的分析  ,可以認爲,提升我國全員勞動生產率增速主要應注重產業間勞動力資源的優化配置和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的快速提升。

                          (1)消除勞動力市場扭曲 ,提升勞動力資源的配置效率

                          在中國二元經濟結構轉型過程中,受戶籍等制度因素的限制 ,未能形成有效的勞動力市場以實現勞動力的優化配置,導致勞動力沒有按照邊際收益的原則吸收 ,致使第三產業就業、生產份額上升的同時進一步強化低效率的第三產業 ,削弱整體經濟效率的提升空間 ,造成“產業結構演進無效率”。通過實施消除勞動力市場扭曲等政策 ,有助於提升勞動力在產業間的配置效率,以比較完善和有效的勞動力市場促進勞動力在產業間自由流動,形成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的良性互動通道,促使勞動力供給與行業需求相對接 ,引導低勞動生產率部門的剩餘勞動力順利轉移到高生產率部門 。這不僅能夠快速拉昇第三產業的生產效率,也有助於促進第二產業勞動生產率的良性發展  。

                          (2)優化第三產業內部結構 ,提高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首先,發展生產性服務行業,提高金融、信息等高端服務業在第三產業的比重 。根據奧頓的理論 ,儘管中間投入要素的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速較慢,但可以通過向其他勞動生產率增速較高的產業提供服務來提升整體的勞動生產率 。其次 ,發展現代服務業 ,提高服務業的“有效供給” 。作爲勞動密集型產業 ,服務業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受制於服務需求,增加服務業的“有效供給”以適應服務需求 ,促進勞動力資源得到充分利用,最大化服務業內部效率。第三,加強教育和科研投入提高勞動者的人力資本 ,提高服務業勞動力素質,提升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