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l4g87arc"></kbd><address id="l4g87arc"><style id="l4g87arc"></style></address><button id="l4g87arc"></button>

              <kbd id="izaz3f8v"></kbd><address id="izaz3f8v"><style id="izaz3f8v"></style></address><button id="izaz3f8v"></button>

                  UC彩票

                  2015兩會筆談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專題報道» 兩會筆談» 2015兩會筆談
                  楊汝岱:國企改革、技術進步與配置效率

                  2015-03-07  

                   

                  我們今天從技術進步的角度討論國企改革和資源配置效率問題 。中國過去三十多年經濟發展的成績有目共睹 ,但這更多是一種以人口紅利爲基礎的高投資、高出口拉動型的發展模式,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較小。而新常態下可持續的內生增長模式應該是以技術進步爲基礎、依託資源配置效率不斷優化的發展模式  。我們認爲 ,要實現這種內生增長模式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國企改革是關鍵。

                  經濟增長覈算基本理論認爲,資本、勞動和技術是經濟增長最重要的源泉 ,即Y=A*f(K,L),A表示技術 ,K表示資本  ,L表示勞動 。如果將最終產品Y面臨的市場區分爲國內市場和國外市場,則出口E成爲拉動經濟增長的另一個源泉 。改革開放以來 ,以豐富的勞動力資源爲基礎,依託高投資和出口導向型發展模式 ,我國經濟發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績 ,增長速度遠遠超過其他發展中大國 。現有的發展模式是否可以實現中國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呢?圖1是金磚國家投資與經濟增長的關係 。左圖是資本形成佔比,右圖是相應的家庭消費佔比。顯然 ,相對於俄羅斯、巴西和印度,中國的資本形成比例非常高 ,且上升速度非常快,這對於中國過去三十年的高速增長至關重要。但是,我國資本形成比例已經基本達到極限,這使得居民消費佔比非常低,2011年爲29% ,遠遠低於發達國家和同類發展中國家  。此外,我國出口額佔世界總出口額的比例已經由1992年的3.42%上升到2012年的11.91% 。如果考慮到過去三十年的富裕的勞動力資源,毋庸置疑 ,資本K、勞動L、出口E共同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增長奇蹟。但是 ,隨着老齡化社會的逐漸到來,人口紅利將逐漸消失,而資本形成和出口即使是要維持現有的水平都已經是非常困難,勿論還要進一步快速增長 。由此可見 ,過去三十年以人口紅利爲基礎的高投資、高出口拉動型的發展模式面臨着非常大的挑戰 。


                  1  高投資與中國經濟高增長(1980-2011

                  數據來源:Penn World Table 8.0 。http://www.rug.nl/research/ggdc/data/penn-world-table 。

                  資本形成和出口已經很難維持中國經濟今後二十年的快速增長 ,按照現代經濟增長理論的框架,我們唯一能夠依託的就是技術(A)進步 。PWT的數據顯示 ,我國的整體TFP水平還非常低,對於過去三十年經濟增長的貢獻也較小 。此外,我們基於《中國工業企業庫》企業層面數據的計算結果表明,從1998年到2007年 ,我國TFP穩定增長 ,簡單平均年增長速度爲3.83% ,環比年平均增長速度爲3.35%  ,且最近幾年略有下降趨勢 。

                  一般而言 ,絕對的技術進步的速度的提升空間是非常有限的 。發達國家TFP增長速度一般在2%左右 ,發展中國家由於存在技術上的後發優勢 ,有可能實現更高的增長速度,但這一速度也會隨着經濟發展水平和技術水平的提高而下降。理論而言 ,要提高經濟整體的生產率水平 ,有兩個途徑 ,絕對的技術進步和資源配置效率的改善,這是市場化程度相對較低的發展中國家尤其應該引起高度重視的一個問題 。如果一個經濟體由n個企業組成,每個企業的效率都提高10%,可以實現整體生產率提高10%。即使每個企業的效率都沒有發生變化 ,但是資源由低效率企業流向高效率企業,同樣可以實現整體生產率的不斷提高 。

                  Hsieh and Klenow2009)的經典研究中,以美國作爲參照系(Benchmark) ,認爲中國製造業在很大程度上存在資源誤配。要對資源誤配程度進行研究 ,參照系的選擇是非常困難的 。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行業 ,甚至不同的企業都會有自己的穩態和均衡 ,要用一個統一的標準度量資源使用效率  ,無疑是很困難的 ,也是不太合理的。我們認爲,要研究資源在多大程度上存在誤配有較大難度,而要弄清楚資源誤配的改善程度卻相對較爲容易。即以分地區、分行業在時間維度上考察資源配置效率的改善程度。根據這一思想,我們從最簡單的研究方式出發,以中國作爲一個整體,將其生產率變化的來源主要分解爲兩個部分:企業自身的成長和資源配置效率的改善 。圖2的結果表明 ,生產率增長的來源更多是企業成長,其增長的空間在不斷縮小 ,亟待依託資源配置效率改善的新的增長模式 。


                  2   TFP增長來源分解結果

                  注:左圖以1998年爲基年定義企業進入退出,右圖按照連續兩年定義企業進入退出 。

                   

                  從資源配置效率的視角看待經濟增長和技術進步問題對我國現階段相關政策的制定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最近十多年來 ,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一直是政府和學術界關注的焦點。但是,現有政策制定對於結構轉型的理解是存在偏差的 。簡單而言,經濟結構轉型是要實現從現有低技術低附加值低效率發展模式向高技術高附加值高效率發展模式升級 。爲達到這個目標 ,政府熱衷於制定方方面面的產業政策 ,比如,制定新興產業目錄、扶持高新技術產業等,希望由政府引導實現產業升級和結構轉型。這種模式試圖用不斷的加大投入來實現企業或產業的絕對技術進步  ,達到結構升級的目的 。然而 ,資源總是有限的 ,要維持這種高投入的代價是非常高的——政府規模會越來越龐大 ,經濟效率也很可能會越來越低 。我們認爲,從資源配置效率的角度來看,政府在經濟結構轉型過程中  ,最重要的任務是在關注市場失靈的同時 ,致力於營造良好的市場競爭環境 ,讓資源能夠在企業間、產業間、區域間自由流動 ,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這樣,就能夠實現由於資源配置效率改善帶來的整體生產率水平提高,這對於我國現階段的經濟結構轉型無疑是至關重要的 。

                  接下來我們從資源配置效率的角度簡要分析國有企業改革問題。1998年時  ,民營企業、國有企業、外資企業的工業增加值佔比分別爲0.340.410.25,就業人數佔比分別爲0.350.510.14 。十年來,國有企業在規模上逐年下降 ,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在國民經濟中的作用越來越大 。到2007年 ,民營企業、國有企業、外資企業的工業增加值佔比分別爲0.520.140.33,就業人數佔比分別爲0.560.100.34 。根據統計  ,1991-1995年間,國有企業的退出率爲0.9% ,幾乎沒有淘汰機制;而同期私有企業的退出率爲11.6%。1998-2007年,國有企業的退出率爲13.2% ,高於私有企業12%的退出率。這種“抓大放小”的改革到底有沒有帶來國有企業效率的提升呢 ?

                  1998年以來,尤其是2004年以來,我國製造業資源配置效率在不斷下降 ,接下來從企業所有制的角度來簡要分析這個問題。我們已經發現 ,從簡單加權的結果來看 ,相對於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國有企業的效率是最低的,有效率的資源配置方式應該是資源由國有企業向非國有企業流動 ,那麼,事實是否如此呢 ?表1列出了三類企業的效率指標比較 。首先來看TFP的比較結果,爲增加結論的可靠性,我們同時列出了LP方法計算的企業TFP。很明顯 ,不同的加權方法和不同的計算方法,都會發現國有企業的全要素生產率水平要低於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 。不過,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外資企業的生產率差距在縮小 ,這也是很多研究爲國有企業辯護的最重要的理由 。接下來的分析我們將看到 ,國有企業的效率改善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的,存在很大的機會成本 。表中列出了三類企業的工業總產值佔比、就業人數佔比、資本存量佔比、人均資本存量在1998年和2007年的取值及其變化率。可以看到,國有企業在製造業中的相對地位在不斷下降。工業總產值佔比下降了65.8% ,就業人數佔比下降了80.4% 。但是,我們同時看到,資本存量佔比下降55.6%,降幅要遠低於就業和產值比重下降的速度 。此外,國有企業人均資本存量上升了625.9%,而同期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的人均資本存量只上升了293.9%128.8%,而這一比較還是建立在國有企業就業人數統計很多都不完全包括臨時僱傭和合同制員工的基礎上的 。這說明 ,十餘年來 ,資源不但沒有從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向民營企業流動,反而是吸納了更多的社會資源,大量的資本形成都由國有企業完成,反映出社會有限的資源更傾向於流向國有企業。而國有企業的資本深化,很可能會對民營企業產生擠出效應  。從資源配置效率的角度來看  ,國有企業獲得了遠遠超過其效率對應的應該獲得的資源 。我們再來看國有企業佔有這些資源產生的效率。構建一個直觀反映投資效率的指標e= TFP增速/人均資本增速,表示單位人均資本的變化能帶來多大程度的企業效率變化。TFP增速用四種方法計算的結果做簡單平均得到 。結果表明,民營企業的投資效率爲0.32 ,國有企業的投資效率爲0.23,民營企業比國有企業的投資效率要高出43% 。

                  1                       不同所有制類型企業的效率指標比較

                   

                  1998

                  2007

                  變化率(%

                   

                  民營企業

                  國有企業

                  外資企業

                  民營企業

                  國有企業

                  外資企業

                  民營企業

                  國有企業

                  外資企業

                  工業總產值佔比

                  0.36

                  0.38

                  0.27

                  0.51

                  0.13

                  0.36

                  41.7

                  -65.8

                  33.3

                  就業人數佔比

                  0.35

                  0.51

                  0.14

                  0.56

                  0.10

                  0.34

                  60.0

                  -80.4

                  142.9

                  資本存量佔比

                  0.20

                  0.63

                  0.17

                  0.39

                  0.28

                  0.33

                  95.0

                  -55.6

                  94.1

                  人均資本(萬元)

                  3.3

                  2.7

                  5.9

                  13.0

                  19.6

                  13.5

                  293.9

                  625.9

                  128.8

                  TFP,OP ,增加值加權

                  3.14

                  2.83

                  3.58

                  3.81

                  3.76

                  4.28

                  21.3

                  32.9

                  19.6

                  TFP ,OP,從業人數加權

                  2.28

                  1.44

                  2.65

                  3.31

                  2.73

                  3.69

                  45.2

                  89.6

                  39.2

                  TFP ,LP ,增加值加權

                  7.10

                  7.89

                  8.01

                  7.65

                  8.97

                  8.78

                  7.7

                  13.7

                  9.6

                  TFP ,LP ,從業人數加權

                  6.28

                  6.41

                  6.81

                  7.09

                  7.78

                  8.00

                  12.9

                  21.4

                  17.5


                      以上的分析表明 ,當國有企業效率明顯要低於民營企業時  ,對國有企業的過度投資 ,資源向國有企業傾斜的政策也許是造成我國資源配置效率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 。特別需要提出的是,以上的分析都是基於工業或製造業企業樣本 。從我國的實際情況看 ,第二產業相對而言已經形成了較好的市場競爭氛圍,更多的壟斷和尋租空間存在於第三產業。而即使在工業領域 ,國家的政策導向都對國有企業有較大傾斜,降低了整體的投資效率 ,更不用說國有企業在金融、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等行業的強大的話語權和資源獲取能力。隨着經濟的不斷髮展 ,企業絕對技術水平的增長速度必將越來越小,要實現經濟結構轉型、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目標 ,我們就應該着力於改善資源配置效率 ,提高經濟內生增長能力 。國有企業的市場化改革也許是一個有效的切入點。


                  (作者系UC彩票國際經濟與貿易系副教授、博士)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