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h4sd80qs"></kbd><address id="h4sd80qs"><style id="h4sd80qs"></style></address><button id="h4sd80qs"></button>

              <kbd id="aib6i53f"></kbd><address id="aib6i53f"><style id="aib6i53f"></style></address><button id="aib6i53f"></button>

                      <kbd id="r3mhpck2"></kbd><address id="r3mhpck2"><style id="r3mhpck2"></style></address><button id="r3mhpck2"></button>

                              <kbd id="h6p1x0pn"></kbd><address id="h6p1x0pn"><style id="h6p1x0pn"></style></address><button id="h6p1x0pn"></button>

                                      <kbd id="jf5b9nph"></kbd><address id="jf5b9nph"><style id="jf5b9nph"></style></address><button id="jf5b9nph"></button>

                                              <kbd id="xzdnssp3"></kbd><address id="xzdnssp3"><style id="xzdnssp3"></style></address><button id="xzdnssp3"></button>

                                                      <kbd id="2swh62xm"></kbd><address id="2swh62xm"><style id="2swh62xm"></style></address><button id="2swh62xm"></button>

                                                              <kbd id="glwi0gse"></kbd><address id="glwi0gse"><style id="glwi0gse"></style></address><button id="glwi0gse"></button>

                                                                      <kbd id="bpbmgx7x"></kbd><address id="bpbmgx7x"><style id="bpbmgx7x"></style></address><button id="bpbmgx7x"></button>

                                                                          UC彩票

                                                                          2014兩會筆談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專題報道» 兩會筆談» 2014兩會筆談
                                                                          平新喬: 公有制經濟 . 國有經濟 . 國有企業

                                                                          2014-03-03  

                                                                           平新喬

                                                                          (UC彩票經濟學系教授)

                                                                          黨的十八大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在黨的經濟學理論上有重大突破。最根本的突破是界定了“公有制經濟”、“國有經濟”和“國有企業”這三個概念 ,實質上指出了這三個概念之間存在重要差別,不能混用。 這種界定,對於改革國有企業目前的體制,發展民營經濟,確立市場機制的決定性地位,意義重大 。

                                                                          《決定》指出 ,公有制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主體。 這是毫不含糊、毫不動搖的 。具有新意的是,《決定》並沒有說國有經濟是主體 ,而只是說,“發揮國有經濟的主導作用 。” “主導”顯然不等於“主體”  。 比如,在戰爭年代 ,中國共產黨是人民解放軍的主導,但是在一個連隊裏,有十幾個、二十來個黨員就足以主導這個連隊了,並不要求中共黨員是戰士的主體。

                                                                          說公有制經濟是主體,帶有量的涵義 。 具體可以有兩種解釋: 一是數量上佔多數,超過50%; 二是在數量份額上超過非公有制經濟的份額,但不要求公有制經濟份額必須超過50% 。這種解釋上的寬鬆和彈性,本身就爲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留出了空間 。

                                                                          但是 ,最重要還不在於此。 而在於界定什麼是“公有制經濟”?

                                                                          國有經濟只是公有經濟的一部分 ,這一點我們過去也是承認的 。 但是,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對於公有制經濟的認識,應該包含過去三十年的實踐智慧 ,應該有更寬廣的視野。

                                                                          首先,“公有制經濟”是一個財產所有權的概念,而不是主要指企業運行和管理  。我國遼闊的土地、礦產資源、森林、有形或無形的資產,等等 ,絕大部分是公有的(全民所有或者集體所有)  ,並沒有私有化。這是公有制經濟的核心。 單單這一內容就基本保證了我國經濟是以公有制經濟爲主體的 。

                                                                          其次 ,勞動者個人所有的經濟應該屬於公有制經濟。 馬克思曾經指出 ,“工人只有在成了他的勞動資料的佔有者時才能自由;這可以採取個體佔有方式或集體佔有方式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第424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這就是說 ,如果勞動者直接擁有生產資料與財產,這是勞動者對於勞動資料的個體佔有方式,應該屬於公有制經濟,不應該算進非公有制經濟 。而如果將個體工商業者的經濟算入公有制經濟,則相當部分目前的“民營經濟”就應該算入公有制經濟範圍。

                                                                          第三 ,從再分配的角度看  ,國家財政與政府公共部門所掌管的經濟 ,也應該屬於公有制經濟 。按大略的口徑算 ,我國財政的稅收收入、非稅收入、國有資本收入、政府土地出讓金、政府掌控的社保基金 ,等等  ,合起來佔到每年GDP35-40%之間。 如果把這部分“公共經濟”加到前兩部分裏去 ,那麼,“公有制經濟”在我國經濟中的主體地位,就更是牢不可破了。

                                                                          第四,關於“公有制經濟”的內涵,不僅應涵蓋通常講的國有、集體所有、合作經濟,還應包括非公有制的經濟組織裏的某些經濟元素。 例如  ,在存在着國家稅收的地方,也意味着國家對計稅資產擁有某種所有權。 這是于光遠同志早就指出過的(見於小東編:《于光遠》,第46頁 。201310月) 。按專業的觀點,即使是外國資本在中國的直接投資企業和其他經濟活動方式,只要其是按法律向中國政府納稅的,我們實際上對它就擁有了一部分所有權,這部分納稅經濟就屬於公有制經濟 。

                                                                          第五 ,將分配、再分配、稅收、社會保障等納入公有制經濟的範圍 ,這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一個基本觀點。馬克思當年在批評普魯東時就明確指出過:“分工和普魯東先生的所有其他範疇是總合起來構成現在稱之爲所有制的社會關係。”(《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第324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 這就告訴我們 ,不僅要度量可以直接度量的公有制經濟在上市企業產權、股權裏的份額,而且應該估算目前尚無法直接度量的財產權裏的公有制經濟比重  ,還應當將間接的公有制經濟元素計入,因爲公有制經濟是滲透在全社會經濟的所有環節。比如 ,一家上市公司 ,走向“公共企業” ( go to the public)  ,它在信息披露、監管環節上已經受制於公衆 ,不再是一家純私人公司。我們可能也應該將上市公司中的“公共”元素納入公有制經濟範圍。

                                                                          第六,通常我們主要是從企業產權歸屬的角度去定義公有制經濟 ,其實,在現代市場經濟裏,大量的公有企業組織,不應是“企業”,而是我們通常歸類的“事業單位” ,即是“非盈利性企業組織。在國外 ,非盈利性企業裏的一個相當比率是由政府機構或者公共部門掌控或直接經營的,這是對市場失靈的一種補救。在中國,像學校、醫院、體育俱樂部、劇場等等非盈利機構的大部分也是由公共部門經營的,或者是公有民營的。這也是屬於公有經濟組成部分 。 對這些非盈利機構公有經營或者公有民營,是有利於改善廣大人們羣衆的福利 ,也是有利於民族的人力資本質量的提升的 。

                                                                          以上六個方面說明,“以公有制經濟爲主體” ,這在我國是沒有問題的。需要明確認識的是,不應對這一點做狹義的、僅僅限於盈利性企業產權的理解 ,而應當放眼整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將我國經濟中直接的、間接的公有制經濟元素都包括進來  ,將生產、流通、交換、分配全過程中屬於“全社會所有”的經濟成分都包括進來,這纔是對於“公有制經濟爲主體”的正確認識,纔會增強我們對公有制經濟爲主體的自信,從而增強對非公有制經濟的包容性 ,反過來增強公有制經濟的力量。

                                                                          《決定》明確指出,要發揮國有經濟的主導作用。 這就提出兩個問題:一,什麼是國有經濟? 二 ,如何瞭解其“主導作用” ?

                                                                          從大的方面說,國有經濟應包含兩大類:一是政府代表全民、全社會掌控的財產、資產。即所謂的“國資”;二是政府直接經營或者委託經營的盈利性企業和非盈利性企業 ,即所謂“國企” 。

                                                                          目前我們所面臨的國有經濟 ,是國資與國企合在一起的 。 非國企的國資也存在,但並不是國資委所掌控的國資的主體。說到國資 ,總是指國有獨資企業與國有控股企業所對應的國資 ,或者是國有金融機構所控制的國家資本 。

                                                                          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要求來看 ,國有經濟更應強調以“國資”爲主,而不應強調以“國企”爲主 。國企即企業的國有化 ,其實並不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關於未來社會構想的組成部分 。 在馬克思、恩格斯關於按新的方式組織社會的設想裏,是沒有“國企”這種組織形式的,他們只是要求財產國有化,並非要求生產過程的國有化。即是有國資而無國企。馬克思、恩格斯倒是多次辛辣地批評過“以國家方式組織生產”(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第442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批評過政府開辦“市營工廠”、“建立國家工廠”這類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國企”組織(見前書 ,第444-445頁)的 。

                                                                          恩格斯在晚年明確地指出過,“把國家對自由競爭的每一種干預——保護關稅、同業公會、菸草壟斷、個別工業部門的國有化、海外貿易公司、皇家陶瓷廠——都叫做社會主義 ,這純粹是曼徹斯特的資產階級爲了私利而進行的捏造。 ……這種所謂的社會主義不過是封建的反動,另一方面不過是榨取金錢的藉口。”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第42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可見,“國企”,“國有化企業” ,在資本主義經濟中可以存在 ,在社會主義經濟裏也可以存在,有國企並不等於是搞社會主義。目前存在於中國壟斷部門的國企,如國有菸草公司、海外投資公司和貿易公司 ,其組織形式在馬恩時代就早已存在了 。 恩格斯認爲那不過是少數人榨取金錢的藉口。 100多年過去了,今天我們從大量的腐敗案例中,可以發現,恩格斯當年對於“國企”的批評仍然具有警示作用。 國有經濟不等於國企 ,國有資本也不等於國企,無論是西方經濟裏的國企,還是中國經濟裏的國企,國企的機制是共同的 。無論是在資本主義條件下,還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作爲國企都有兩重性:一方面可以幫助實現國家意志與意願,另一方面其必定成爲腐敗的溫牀 。 只有在嚴厲預算和陽光預算下  ,才能在市場經濟中辦國企。西方國家的國企的預算是單獨立法的,說明國企的交易成本實在是太高太高。

                                                                          但是,國有資本作爲一種社會資本的代表,作爲全社會資產的代表,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而且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主導力量。因此,當我們探討國有經濟的主導作用時,主要是指國有資本的主導作用  。

                                                                          如何理解國有資本的主導作用 ?

                                                                          首先 ,主導誰 ?誰是“被主導”的對象 ?這個主導的對象應該是全體非國資的民資,全體非國企的民企,即,國資應主導全社會的經濟力量 。但是 ,這裏強調的是“導”,是引領 ,而不是取代,不是擠出,更不是吃掉。要像當年毛澤東教導共產黨人那樣,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在人民中間生根開花 。 國資對於非國資 ,對於外資 ,應該有這個胸襟。

                                                                          其次,主導什麼 ? 應該是引領產業發展和升級方向 ,引領經濟增長 ,引領社會責任的落實。這裏最重要的是 ,國資應當在研發上主導產業發展 。國資與非國資相比,最大的優勢是能夠承擔風險 ,尤其是承擔早期研發的風險  ,在私人資本望而卻步的領域,國家資本能夠在早期投入。  正如M.Mazzucato2013)指出的那樣 ,在美國的因特網發展、硅谷建設、喬布斯的蘋果機早期研發階段 ,都得到過美國國家資本的支持 。 在當前新產業革命時期,清潔能源、綠色環保產業的新產品、新能源研發同樣需要國家資本投入。這種主導,不僅僅是傳統的補救市場失靈,而是一種主動性的主導 。就像馬克思指出的那樣 ,軍隊在經濟發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第335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國家資本就像一種種子基金,其投資方向可以引領未來產業發展 。

                                                                          再次,國家資本如何實現其對於經濟主導作用 ?《決定》明確提出要組建國有資本的投資公司和國有資本運營公司  。這裏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與運營公司分離 ,就意味着 ,國有經濟並不是在一切領域的一切階段上都具有優勢 ,很可能在某個領域  ,國有資本只是在某個發展階段上具有比較優勢 。這就需要採取投資基金的方式,與非國有的資本一起投資,在混合所有制的格局中實現國有資本的主導作用 。在這裏 ,要注意避免“風險社會化,回報私人化”的可能結局 ,即研發的風險由國有資本承擔了 ,而研發後成功的利益卻讓私人資本佔去了 。國有資本的風險投資、研發投資和股權投資必須講究按市場方式收取回報 ,在投資中實現國有資本的保值增值 。

                                                                          國有資本的運行公司應該是在非盈利部門的國企今後的發展方向。可以是繼續公共經營,也可以是公有民營 。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

                                                                          2).  Mazzucato, Mariana (2013): “The Entrepreneurial State”, Anthem Press.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