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6x46u7c3"></kbd><address id="6x46u7c3"><style id="6x46u7c3"></style></address><button id="6x46u7c3"></button>

              <kbd id="8aq6xy72"></kbd><address id="8aq6xy72"><style id="8aq6xy72"></style></address><button id="8aq6xy72"></button>

                      <kbd id="h4n9zbh4"></kbd><address id="h4n9zbh4"><style id="h4n9zbh4"></style></address><button id="h4n9zbh4"></button>

                              <kbd id="lisk37q4"></kbd><address id="lisk37q4"><style id="lisk37q4"></style></address><button id="lisk37q4"></button>

                                  UC彩票

                                  教授觀點

                                  教授觀點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教授觀點
                                  楊汝岱:新經濟時代的國際貿易發展

                                  2018-01-29  

                                  經濟學研究有限資源的有效配置,資源配置效率的改善帶來經濟增長。

                                  國際貿易研究國別層面的資源配置效率,是經濟學理論最早的分支之一。斯密的《國富論》中分工、比較優勢等概念,已經看到國家間資源流動對於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意義。18世紀以前 ,雖然有基本的生產要素,但要素流動和信息流動的成本非常高,技術交流速度也非常緩慢,形成的是低水平傳統農業社會經濟發展的均衡 ,經濟發展水平很低 ,人均產出基本保持不變。工業革命以來,人均產出開始持續增長 ,這完全突破了原有的農業社會低水平均衡,使得人們開始從理論上思考經濟持續增長的原因 。

                                  Y=AF(K,L)是現代經濟增長理論和實踐的精髓,Y表示最終產出 ,K表示資本,L表示勞動 ,A表示以技術爲核心的全要素生產率 。200多年來 ,經濟學理論一直以這一基本的宏觀經濟覈算解釋和指導經濟發展實踐 。

                                  資本、勞動和以技術爲核心的全要素生產率構成現代經濟增長的基本要素。而國別之間的要素流動和產品流動背後所體現的要素流動——國際貿易就是現代技術擴散和經濟增長的核心載體 。最近十多年新經濟的迅猛發展 ,經濟增長實踐的模式變化給傳統經濟增長理論賦予了新的內涵 ,有必要對現有理論體系做適當的拓展 。

                                  如何看待新經濟時代的國際貿易理論與實務的發展呢?

                                  經過幾百年的發展和實踐 ,貿易成本和規模經濟是國際貿易理論的兩大基石 。貿易成本會使得生產分散化 ,產品以服務本地市場爲主,而規模經濟使得生產集聚化  。我們以這兩點爲主線 ,討論新經濟對於國際貿易理論與實踐發展的影響 。

                                  第一 ,新經濟時代交易成本迅速下降 。傳統經濟中,由於信息不對稱的存在 ,企業之間、企業和個人之間存在很高的交易成本 。正是由於這個交易成本的存在,決定了企業的邊界 ,也決定了產品差異定價的程度,決定了現有國際貿易的方式。

                                  新經濟時代,信息收集、儲存、傳播的成本大幅度下降,且規模經濟作用明顯,這使得企業之間的交易成本大幅下降 。這種成本下降對於國際貿易有着很強的福利效應 。

                                  首先 ,交易成本下降會降低現有貿易的成本,提高現有交易的福利。現代經濟中,簡單來說 ,交易就是經濟增長 ,交易越多 ,經濟越繁榮、越發達。國際貿易就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交易 。每一個交易都會有一個成本,當收益不低於成本時,就發生交易,收益高於成本的部分 ,就成爲消費者剩餘(也可能是由生產者剩餘最終轉化爲消費者剩餘)。我們假設成本分爲兩個部分:生產成本和貿易成本。貿易成本下降使得每筆交易的總成本下降,收益上升,消費者剩餘增加 ,產生福利效應  。

                                  其次 ,交易成本下降會匹配更多的交易,擴大經濟規模  ,提高社會福利 。市場中交易發生的數量是由臨界的交易決定的,臨界交易中交易成本剛好等於收益,當交易成本下降時 ,市場中臨界交易收益下降  ,從而可以匹配更多的交易  ,匹配原有經濟中潛在的買家和賣家,提高社會福利。

                                  最後,交易成本下降不但體現在產品流動,也體現在要素流動 ,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全球貿易格局 。國際貿易產品流動背後體現的是要素流動  ,如果要素流動的成本足夠低,風險足夠低 ,用直接的要素流動逐步替代間接的要素流動(國際貿易產品流動)顯然是企業的理性決策 。現有國際貿易體系中 ,世界貿易組織(WTO)框架下的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下降空間都已非常有限 ,今後的發展無非兩個方向:要麼把國家之間的協調內容進一步深化到勞工、環保、政府採購等領域,從更深更廣的維度挖掘資源配置效率改善的潛力 ;要麼直接競爭要素流動 ,這將會更加加劇各國之間公共服務政策的競爭,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現有的國際資本流動和國際貿易格局。

                                  第二 ,新經濟時代規模經濟的作用越來越大。根據傳統的國際貿易理論  ,規模經濟和交易成本共同決定產業在各國之間的佈局與發展,這一理論判斷的基本理念同樣適應於新經濟時代的產業發展現狀 。簡單而言,規模經濟使產業佈局更爲集聚,而交易成本使產業佈局更爲分散,兩者的相互作用和力量消長共同決定了產業發展 。新經濟時代,交易成本大幅下降 ,規模經濟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這使得大型企業越做越強 ,產業鏈也不斷延伸,成爲典型的巨無霸企業 。這也是新經濟的典型特點 ,基於平臺的大型跨國、跨領域、跨產業鏈企業,在社會經濟發展中起着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新經濟時代 ,貿易成本下降,規模經濟上升 ,原有的高度依賴供給側的國際貿易模式將會有很大改變,供給側關注的焦點由生產要素轉向服務,如果給定公共服務因素 ,則需求成爲決定產業發展和佈局的核心。我國市場規模龐大,互聯網經濟發展活躍 ,如何在下一波國際要素流動競爭中佔據有利地位  ,成爲我們需要重點關注和研究的問題。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2018年1月22日)




                                  • UC彩票

                                  • UC彩票經院人

                                  • 經院校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