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lnbfil3c"></kbd><address id="lnbfil3c"><style id="lnbfil3c"></style></address><button id="lnbfil3c"></button>

              <kbd id="3s5xplob"></kbd><address id="3s5xplob"><style id="3s5xplob"></style></address><button id="3s5xplob"></button>

                      <kbd id="jr3zgz72"></kbd><address id="jr3zgz72"><style id="jr3zgz72"></style></address><button id="jr3zgz72"></button>

                              <kbd id="tfal0ztk"></kbd><address id="tfal0ztk"><style id="tfal0ztk"></style></address><button id="tfal0ztk"></button>

                                      <kbd id="mpbqlck4"></kbd><address id="mpbqlck4"><style id="mpbqlck4"></style></address><button id="mpbqlck4"></button>

                                              <kbd id="y0ibrfjq"></kbd><address id="y0ibrfjq"><style id="y0ibrfjq"></style></address><button id="y0ibrfjq"></button>

                                                      <kbd id="3p2hxg4m"></kbd><address id="3p2hxg4m"><style id="3p2hxg4m"></style></address><button id="3p2hxg4m"></button>

                                                              <kbd id="d63op3u9"></kbd><address id="d63op3u9"><style id="d63op3u9"></style></address><button id="d63op3u9"></button>

                                                                  UC彩票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財經時評»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陶濤:日美貿易摩擦並非主因,日本經濟蕭條、產業衰落根源在自身

                                                                  2018-12-25  

                                                                    提到日美貿易摩擦 ,似乎不能不提廣場協議。國內普遍認爲日美貿易摩擦尤其是美國爲解決貿易赤字所操縱的廣場協議導致日本經濟陷入長期蕭條 ,產業遭受重創而趨衰落。筆者認爲,這一觀點難以成立。

                                                                    首先  ,廣場協議並非針對日美貿易摩擦。日美貿易摩擦從1960年代紡織品摩擦到1990年代上半期結構協議 ,歷時30多年 。廣場協議之前 ,美國發起貿易談判是出於日本紡織品、鋼鐵、彩電、汽車、機牀等產品大規模出口先後對美國產業造成衝擊 。直到1980年代初 ,美國對外貿易赤字問題還不突出。

                                                                    進入1980年代以後  ,美國政府預算赤字不斷攀升的同時 ,貿易赤字也在擴大。爲解決雙赤字問題 ,美國提高了利率,導致美元大幅度升值 ,挫傷了美國出口競爭力  ,貿易赤字進一步擴大,1984年突破1000億美元。爲了解決美國美元匯率過高造成的大幅貿易赤字  ,1985年 ,美德日英法五國集團在紐約廣場飯店達成協議 ,聯合干預外匯市場、促使美元對其他四國貨幣貶值。

                                                                    幾年的時滯後,美國貿易赤字下降 ,1990年代初回落到1985年的一半。由於成功干預美元匯率 ,廣場協議一直被奉爲國際貨幣合作的成功範例 。事實上,日本政府當時對廣場協議持積極態度 ,希望貿易赤字問題緩解後美國不再追究日本對美出口。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 ,日元大幅度升值竟然沒有減少日本對美貿易順差。於是,廣場協議後 ,日美貿易摩擦非但沒有得到緩解 ,反而進一步升級。突出事件就是日美半導體摩擦。與紡織品、彩電等美國夕陽產業不同 ,半導體是美國優勢產業,但日本半導體憑藉質優價廉優勢,迅速進軍美國市場,到1980年代中期佔領了美國大半市場。美國企業認爲日本不僅半導體出口存在傾銷行爲,還限制了美國半導體產品進入日本市場。

                                                                    以半導體貿易摩擦爲節點,美國的貿易訴求從限制日本進口轉向要求日本開放市場,之後又升級爲要求日本改變國內結構性限制。美國認爲日本市場封閉的原因是日本國內存在儲蓄過度大於投資、分銷系統封閉、系列交易關係、不當的土地管制和寬鬆的反壟斷等結構性障礙 。經過兩輪結構談判 ,日本承諾了政府擴大投資和對外採購、修改《大型零售店法》、加強實施《反壟斷法》、制定促進外資政策等改善措施 ,對系列交易關係等結構問題未做承諾 。此後 ,日本經濟陷入危機和蕭條 ,日美貿易摩擦落下帷幕 。

                                                                    其次,日美貿易摩擦非但沒有挫傷日本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反而激勵日本企業不斷創新優質產品、努力提高生產效率,促進了產業快速升級 。從紡織品、鋼鐵、彩電、汽車 ,到半導體、電子產品,每一輪摩擦都致使日本產業競爭力提高 ,且對美國產業造成衝擊  。

                                                                    即便是廣場協議後日元大幅升值,日本出口也只是增速有所下降,出口產業競爭力沒有受到根本打擊。1990年代之後,隨着日元升值和國內生產成本上升 ,日本企業通過海外投資進行產業轉移 ,在當地生產當地銷售,或在第三國加工出口 。1982年美國學者傅高義在其著作《日本第一》中指出日本鋼鐵、家電、鐘錶、汽車、商業等產業的競爭力已是世界第一 。到1995年,世界財富500強企業中美國企業數量居第一 ,有151家;日本企業數量居第二,149家,但日本企業的總收入居第一 ,佔500強總收入的37%,美國151家企業的收入佔比只有29%。可見兩國企業競爭力不相上下。到2017年,在煉油和航天行業之外,美國有26家工業企業 ,日本也有21家。具體來說 ,美國在計算機和網絡設備、半導體行業完勝日本企業,而日本在電子電氣設備、汽車及零部件行業勝過美國 。就是說,日本在機械、電子電氣和汽車等傳統優勢領域依然保持世界競爭力,但是曾經碾壓美國的半導體產業則黯然失色 ,沒有一家半導體企業進入世界500強。

                                                                    有觀點認爲這是當初日美半導體摩擦的結果 。其實不然。1980年代日本半導體產品的競爭優勢是質量和價格 ,美國半導體產品的競爭優勢是新技術開發與應用。當時美國有一個判斷,如果半導體技術和應用已基本成熟,日本產品將無可匹敵;如果半導體技術還將持續創新,日本產品將難續輝煌  。1990年代ICT革命和21世紀互聯網浪潮證明了半導體技術創新持續至今 ,美國半導體產品因爲技術創新優勢稱霸全球 。即便是在內存等成熟的半導體產品方面 ,日本也被價格優勢更爲突出的韓國、中國臺灣產品所超越 。日本半導體產業式微,歸根到底還是日本國內結構和產業發展機制問題 ,與日本經濟長期蕭條的制度原因類似 。

                                                                    日本經濟長期蕭條的原因已有定論。一是政策因素 ,一般認爲日本政府過於擔心日元升值對外貿和經濟的衝擊 ,採取了長期超低利率政策 ,導致經濟過度膨脹 ;日本於1984年推進金融和資本市場開放的同時沒有建立相應的監管制度,致使金融機構在超寬鬆的宏觀環境中展開無序競爭 ,對股價和地價上漲起了推波助瀾作用;政府對泡沫經濟破滅後的危機處理不力等。

                                                                    二是制度因素,市場相對封閉、交易系列化等結構性因素不利於競爭和創新,導致技術進步的驅動力不強勁。如前所述,這些結構問題曾是1990年代日美結構性障礙談判的重要內容 。如果當初日本政府和企業迫於壓力及早改善限制競爭的國內結構 ,或許日本半導體產業不至於衰退,經濟也可能早日擺脫蕭條  。

                                                                    說到底 ,日本經濟蕭條和產業衰退的根源在自身 。貿易摩擦不僅體現國家之間的產業競爭,也體現國家間的宏觀結構差異。只要參與國際競爭 ,就必然面臨國與國之間的利益衝突、摩擦與再平衡 。換個角度看,衝突與再平衡也是促進各國改善國內結構、尋取更多國際利益的重要機制 。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2018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