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biz7qej5"></kbd><address id="biz7qej5"><style id="biz7qej5"></style></address><button id="biz7qej5"></button>

              <kbd id="16q5hn3z"></kbd><address id="16q5hn3z"><style id="16q5hn3z"></style></address><button id="16q5hn3z"></button>

                      <kbd id="tf7ooit5"></kbd><address id="tf7ooit5"><style id="tf7ooit5"></style></address><button id="tf7ooit5"></button>

                              <kbd id="jfdvhyvg"></kbd><address id="jfdvhyvg"><style id="jfdvhyvg"></style></address><button id="jfdvhyvg"></button>

                                      <kbd id="pm26yhr5"></kbd><address id="pm26yhr5"><style id="pm26yhr5"></style></address><button id="pm26yhr5"></button>

                                              <kbd id="35tnmpbf"></kbd><address id="35tnmpbf"><style id="35tnmpbf"></style></address><button id="35tnmpbf"></button>

                                                      <kbd id="lugv320d"></kbd><address id="lugv320d"><style id="lugv320d"></style></address><button id="lugv320d"></button>

                                                              <kbd id="wplacn97"></kbd><address id="wplacn97"><style id="wplacn97"></style></address><button id="wplacn97"></button>

                                                                      <kbd id="w5vy78mw"></kbd><address id="w5vy78mw"><style id="w5vy78mw"></style></address><button id="w5vy78mw"></button>

                                                                              <kbd id="cdsuibws"></kbd><address id="cdsuibws"><style id="cdsuibws"></style></address><button id="cdsuibws"></button>

                                                                                  UC彩票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財經時評»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王躍生:混亂動盪的國際經濟秩序走向何方?

                                                                                  2018-12-12  

                                                                                    2018年無疑將是一個載入史冊的年份 。這一年 ,世界發生了一系列“黑天鵝”與“灰犀牛”事件 。雖然沒有發生熱戰,但全球秩序大變動風雲驟起  。僅以全球經濟而言  ,這一年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貿易摩擦  ,運行70餘年的戰後世界經濟秩序面臨挑戰,單邊主義、孤立主義沉渣泛起 ,保護主義、強權主義甚囂塵上,全球經濟秩序與結構都處於混亂動盪之中 。所謂“百年未有之變局”並非虛言 。

                                                                                    那麼,混亂之後,未來整個全球經濟結構和國際經濟秩序會朝哪個方向發展 ?百年未有之變局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以爲 ,既然是百年變局 ,就不會輕易完成 ,不會在短期內塵埃落定 。在一種具有長期穩定性的全球經濟新結構形成之前 ,會經歷不斷的博弈、磨合、討價還價 ,會有相當時間的混亂與無序 。

                                                                                    時近歲末 ,不妨大膽地對來年以及未來三五年間全球經濟秩序與格局做一點分析預測。

                                                                                    多種趨勢並存的紛亂時代

                                                                                    二戰以後形成並且主導全球經濟70多年的美式全球化結構(所謂“中心-外圍結構”)將進一步瓦解 ,在新的能夠取而代之的結構形成之前 ,世界經濟秩序總體上處於失序和混亂狀態 。

                                                                                    “中心-外圍結構”的必然瓦解 ,既與其賴以存在的全球經濟力量對比和全球經濟版圖根本改變有關 ,也與這一結構內涵的固有矛盾無法解決相關。前者,作爲世界經濟盟主老大的美國經濟相對衰落  ,規模、增長、機制、技術等方面都不再具有絕對優勢,而作爲未來全球經濟中心和最重要增長極的東亞地區再也不可能甘當邊緣的配角和“小夥計”;後者 ,全球經濟金融危機的一再發生均起源於“中心-外圍結構”下的“產業空心化”、“美元中心體制”和“中等收入陷阱”。而這些矛盾在原有結構下是無解的。根本解決這些矛盾就是改變“中心-外圍結構”本身。

                                                                                    新的具有長期穩定性的全球經濟結構不可能很快形成 ,世界經濟秩序將進入一個多種趨勢並存的紛亂時代。這些趨勢包括: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保護主義與重商主義、雙邊主義和排他性的區域主義、自由貿易與新的全球化……之所以會出現這麼多的各種主義與趨勢共存的紛亂局面 ,既有經濟原因,也有政治和國際戰略因素 。

                                                                                    僅就經濟原因而言 ,成熟的發達國家與新興的發展中經濟體處於不同發展階段 ,但都有平等表達其訴求的慾望和權利,這使得其訴求不一樣 ,各自所要求的制度和秩序亦不一樣 ,而任何一方又很難強行要求另一方接受自己的主張。

                                                                                    譬如  ,處於工業化高潮的新興經濟體要求產品的自由貿易和貨物自由流通,要求技術創新共享和技術轉讓 ;相對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和低收入國家要求享受到更加優惠的貿易條件和市場準入條件;而處於後工業化的發達經濟體則更在乎服務業的市場開放和知識產權保護 。

                                                                                    在國際貿易中處於逆差地位和產業不斷轉出的國家  ,自然希望保護本國市場和產業 ,而製造業出口國家當然要求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同時,世界各國的大公司、大企業、大跨國財團出於資本的逐利本性都是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支持者;業已形成的全球分工和價值鏈使得孤立主義政策會受到資本的堅決抵制。由此,無論各國政府和政客們如何推行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全球化潮流始終都會存在 。

                                                                                    特朗普政府所鼓吹的“公平貿易”、“三零貿易”未必具有現實可行性。在2018年的全球貿易摩擦中,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所謂“公平貿易”、“三零貿易”(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觀點,認爲自己並不是反對自由貿易,而只是主張在貿易中各國要公平,主張同等開放市場,同等關稅,主張終極自由化 ,最終走向“三零貿易”。

                                                                                    問題是  ,所謂公平或不公平都是基於一定價值判斷的  。發展中國家經濟落後、產業發展水平低、競爭力孱弱,讓它們與發達經濟體同等開放市場是公平還是更加不公平,恐怕多有爭議 。就好像曾經大量排放污染的發達經濟體在進入後工業化時代以後就要求後來的工業化國家在排放污染物上與自己採取同樣標準顯得頗爲不公平一樣(所以纔有了“共同但又區別的原則”) 。

                                                                                    至於所謂“三零貿易”,不僅在新興經濟體中難以實現 ,就連在同爲發達經濟體的各國之間也未必能夠取得一致意見。這裏 ,如果以爲單靠施壓、制裁就可以強制推行 ,也顯得太簡單化了  。畢竟21世紀的世界不是17、18世紀的叢林時代。

                                                                                    多樣化、多極化、區塊化將成爲基調

                                                                                    那麼  ,世界經濟秩序與國際經貿規則將會是怎麼樣的呢?我們以爲 ,與紛亂相適應,“多樣化”、“多極化”、“區塊化”會成爲未來相當時間內全球經濟秩序與國際經貿規則的基調。

                                                                                    一方面,發達國家所主張的高水平開放市場與“邊境後規則”等主張是具有客觀經濟基礎的,會成爲國際經貿規則發展的主要趨勢之一 ,並且在未來的WTO改革中會得到明顯體現 。另一方面 ,中國所主張的多樣化、有彈性、低水平、差別對待、不強求一律、政經分離等原則也將在相當時期和相當範圍內存在、發展,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得到體現  。

                                                                                    作爲一個本身就發展極不平衡的大國,我國一方面應積極加入正在形成中的各種國際經貿區域合作安排  ,積極追趕國際經貿規則發展的先進趨勢,包括在國內積極推進打破壟斷、減少補貼、開放市場、競爭中立等規則;另一方面則在與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亞非拉國家的經濟合作中 ,不囿於既有規則 ,因地制宜地採用多樣化的規則與安排,踐行中國理念和中國經驗 。我們認爲 ,這種國際經濟秩序和規則的多樣性是符合當前國際經濟現實的 。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2018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