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4b050dzj"></kbd><address id="4b050dzj"><style id="4b050dzj"></style></address><button id="4b050dzj"></button>

              <kbd id="m8sh5ya0"></kbd><address id="m8sh5ya0"><style id="m8sh5ya0"></style></address><button id="m8sh5ya0"></button>

                      <kbd id="1425rza0"></kbd><address id="1425rza0"><style id="1425rza0"></style></address><button id="1425rza0"></button>

                              <kbd id="b3ud71eg"></kbd><address id="b3ud71eg"><style id="b3ud71eg"></style></address><button id="b3ud71eg"></button>

                                      <kbd id="z4htjlgi"></kbd><address id="z4htjlgi"><style id="z4htjlgi"></style></address><button id="z4htjlgi"></button>

                                              <kbd id="hxovp9uj"></kbd><address id="hxovp9uj"><style id="hxovp9uj"></style></address><button id="hxovp9uj"></button>

                                                  UC彩票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財經時評» UC彩票國際經濟評論
                                                  楊汝岱:出口退稅政策要有利於企業長期投資和產業升級

                                                  2018-10-16  

                                                    簡介:政策的制定應該儘量將企業的目標函數導向長期利潤最大化 ,比如保護知識產權鼓勵創新、穩定預期使得企業敢於長線投資等。

                                                    我國的出口退稅政策是過去幾十年來對中國乃至全球貿易發展影響深遠的重要政策 ,該政策開始於 1985 年,自 1994 年稅制改革以來,我國出口貿易進入高速增長階段 ,出口退稅政策在此過程中也不斷調整、日趨完善,現已成爲國家宏觀調控的重要手段 ,出口退稅規模已經超過1.3萬億元 。

                                                    幾十年來 ,爲了更好地適應我國經濟的發展,出口退稅政策也在不斷調整。如2004 年我國開始實施差別化的出口退稅率,力圖以此來促進出口商品結構的優化 ,帶動外貿增長模式的轉變,推動出口貿易均衡協調發展。2008年 ,在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爲了刺激出口 ,先後七次上調出口退稅率 。隨着出口貿易的復甦和經濟的穩定發展  ,於 2010 年 7 月再次對出口退稅率進行了調整,取消了部分鋼材、化工製品、酒精、有色金屬等產品的出口退稅 ,其目的在於減少原材料初加工 ,促進產業升級 ,對我國產業佈局進行轉移。

                                                    最近,面對全球貿易摩擦 ,我國又開始提出完善退稅政策、加快退稅速度等措施。總結來看 ,出口退稅政策的目的有兩個:促進出口增長,優化出口產品結構促進產業升級。

                                                    政策調整影響企業選擇

                                                    我們重點討論的問題是 ,企業在面臨出口退稅這一政策時,如何調整自己的行爲進行應對,進而出現了怎麼樣的後果,企業的行爲是否有助於國家實現當時實施這一政策的初衷:促出口、調結構 。這首先需要對能夠有助於論證這一問題的政策背景進行梳理 。

                                                    在出口退稅政策中,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產品退稅政策調整頻繁 ,但加工貿易出口稅收政策始終優於一般貿易出口  。對加工貿易進口料件實行免稅政策,出口時按進口料件金額乘以出口貨物的徵退稅率之差部分准予從應納稅額中扣除,而對一般貿易則沒有相應的優惠政策。這使得加工貿易所承擔的實際稅負低於一般貿易 ,並且加工貿易不受國家出口退稅政策調整的影響 。

                                                    出口企業存在多種貿易方式 ,包括從事單一一般貿易或加工貿易和同時從事兩種貿易方式的混合方式,以及其他的一些如來料加工、配料加工等加工方式  。而這些出口方式選擇本身受退稅率變化影響,會隨着政策的變化而變化 ,以適應稅收負擔的變化 。

                                                    也就是說 ,由於加工貿易免徵免退,一般貿易先徵後退,當企業面臨出口退稅政策的調整時  ,企業首先想到的可能並不是我生產的產品退稅率變化了,我的成本增加了,我得想辦法提高生產效率、降低成本 ,實現產品升級;或者是我的利潤空間更大了,我可能可以投入更多的資源進行研發了。企業首先想到的是對比其他的行業 ,對比我能夠從事生產的所有產品 ,我的利潤空間還有沒有進一步挖掘的可能性 。企業也許會從一般貿易轉向加工貿易  ,也許會從這一產品轉向另一產品 ,產品升級和效率提升是第二步才考慮的事情 。作爲一個正常的追求利潤最大化的企業 ,這種考慮當然是完全符合邏輯的 。

                                                    這一邏輯也得到了我們基於大樣本數據的支撐 。研究發現:第一,差異化增值稅出口退稅政策——一般貿易“先徵後退” ,退稅比例一般低於徵收比例,加工貿易“不徵不退”,不同貿易方式稅負差異較大——使得企業會根據退稅政策變化選擇出口貿易方式。

                                                    第二,機制檢驗發現,退稅政策調整通過影響企業的利潤率 ,從而影響企業出口貿易方式選擇。出口密集度越高的企業 ,利潤來源越依賴於退稅,受到退稅政策調整的影響越大。

                                                    第三 ,出口退稅政策(這裏特指差異化退稅和頻繁調整)對於企業擴大出口 ,尤其是調整產品結構的作用 ,其實是相當有限的 。

                                                    是否促進出口這個問題比較複雜,也許我們可以看到總出口額的增加 ,但如果從增加值貿易的角度看 ,和總出口額的結果會存在差異。出口退稅調整會使得企業由一般貿易向加工貿易轉變 ,這對出口增加值有一定影響。

                                                    很顯然的結果是,出口退稅的調整非常不利於企業的產品結構升級 。企業追求利潤最大化,這本身沒有問題 ,但作爲政府、作爲社會,我們希望企業更多地考慮長期利潤最大化而不只是短期利潤最大化。

                                                    政策的制定應該儘量將企業的目標函數導向長期利潤最大化,比如保護知識產權鼓勵創新、穩定預期使得企業敢於長線投資等 。但出口退稅政策的不確定性和差異性很大程度上是反向激勵 ,它使得企業更多考慮短期利潤最大化,而不是致力於研發、效率提升、產品升級等。

                                                    政策要給企業穩定的預期

                                                    我們的研究對於出口退稅政策和企業發展相關的啓示有哪些呢 ?第一,出口退稅政策的目標是促進出口和優化結構 ,從我們的分析來看,其實是沒有完全實現這兩個目標的。第二,出口退稅的設計初衷傾向於認爲,如果給一個產品更高的退稅率 ,那這個產品的生產商就會有更高的利潤,其產品在國際市場上會有更高的競爭力,也有更大的利潤可以投入到產品升級換代,從而能更進一步提高競爭力 。

                                                    實際上,企業決策是動態的  ,企業看到的是本期這個產品能盈利,另外一個產品更能盈利,更關鍵的是 ,企業完全無法預測下一期的政策會如何變化 ,那企業行爲就是當期的利潤最大化,而不會考慮到以後會有更高的競爭力和更大的利潤空間 。博弈的結果就是退稅政策很難實現原有的既定目標。

                                                    因此,一項成功的產業政策 ,一定要考慮到企業對於政策的反應 ,再根據企業的反應調整政策 。比如出口退稅,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 ,爲了實現長期調結構的目標 ,我們可以宣佈一個規則 ,並承諾10年、15年不變,這樣企業纔有可能以長期利潤最大化爲目標  ,加大研發投入,加快產品升級 ,要改變政出多門、朝令夕改的決策模式 ,明確政策模式、政策期限等。

                                                    除了應對短期比較劇烈的經濟波動之外,經濟發展都是個相對長期的問題 ,如果實在要對經濟進行干預 ,一定要給企業穩定的預期 ,降低不確定性 ,這樣纔會有利於長期投資、有利於加大研發投入、有利於產業升級 。

                                                    總結來說,本研究的核心觀點就是,以出口退稅政策爲例 ,如果非要有產業支持政策,那麼產業政策要考慮到企業的反饋,給企業以穩定的預期 ,促進企業長期投資和產業升級。這對於中國的企業發展乃至整體經濟發展至關重要 。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2018年10月16日)